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71章:小计俩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2:45:58Ctrl+D 收藏本站

    第71章:小计俩

    “你又是谁?在这里聚众闹事?”

    “我是夏市长的儿子,怎么的,想管本大爷的事情?”夏家富牛皮哄哄的大声说道。

    “夏市长?”丁亮奇怪的眼神看向我,意思是说我怎么惹到市长头上去了。我苦笑一声,然后说,“没事了,误会一场,夏公子,这位是我朋友,以为我出事了,所以过来看看,不要介意。”

    “哦,呵呵既然是你的朋友,那就没什么事了,这样吧,今天我请客,大家一起happy去,怎么样?”夏家富典型的富家子弟作风,动不动就显摆个不停。

    “呵呵我就不去了,公司还有事,你们去玩吧!”我赶忙说道。

    “那好,敏敏,我们走吧!”夏家富一心惦记着跟王敏在一起,所以很热情的看着她。

    王敏则犹豫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知道她是不愿意跟夏家富在一起的,故帮忙说道:“王敏刚刚说头痛的厉害,我和丁亮送她回家,以后你们再一起去玩吧。”

    夏家富坚持要送王敏回家,于是我们便同意了,这小子对王敏还算是真的好。

    等夏家富和他的手下走远后,我赶忙拉着丁亮到一边,说起了录音的事情,然后把手机拿出来给他听。这个手机是我刚才趁混乱在夏家富身上摸过来的,这点小伎俩可难不倒我。

    “什么,你说市长夏敬天就是182电话号码的主人?这当真?”丁亮听了我的话惊的跳起来。我早知道他会是这种反应,其实我自己当时还是猜测的时候就很难置信了,现如今只是证实了我的猜测。

    “你听听录音就都明白了。”我把录音开始放出来,丁亮听了也认为夏敬天的声音跟182电话主人的声音很像。我们都开始沉默起来,毕竟这个事情太严重了,一个不小心,不仅我们性命不保,很多人都会因为此事受到牵连。

    “那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单凭这个证据也入不了夏敬天的罪,最多让他到警局问话,还构不成拘留。”丁亮最头疼的就是证据不足。

    我心中其实也没有良策,线索和线人一个个的都断了,要集齐证据让夏敬天入罪,谈何容易啊。

    “我看这样,这两段录音都保留着,先走一步看一步,说不定事情会有新的转机,你看呢?”我问丁亮,他一时也想不出更好地办法,只好同意了我的说法。

    坐丁亮的车回家的路上,王敏来电话了,她已经被夏家富安全送到了家。

    “秦哥哥,刚刚人多,我没来得急问你,你要夏家富爸爸的声音是为什么呢?我不相信你是跟同事打赌才需要的,夏家富相信了,我可不信。”王敏在那头很认真的问道。

    我听了,内心实在不是很愿意告诉王敏事情的真像,她年纪还小,社会上很多的黑暗面都还没有真正的接触,过早让她知道未必是好事。

    我沉思了一会,然后说:“敏敏,这个是大人之间的事情,你知道多了也无益处,就比如你爸爸不也很多事情都没告诉你么?总之秦哥哥答应你,绝对不会做坏事。”

    “秦哥哥,我本不想过问大人间的事情,可我爸爸跟张伯父的谈话我听到了一些,我有些担心,我爸爸会不会出事啊?”王敏话里隐藏着担心的语气。

    我犹疑了一下,这个王副市长跟张一顺的爸爸谈话应该是绝对保密的,会不会是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了呢?“敏敏,你愿意告诉我你听到了什么么?我可以帮你分析一下。”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旁边丁亮正在开车,这个时候也朝我抛过来警觉的眼神。

    “爸爸那晚跟张伯伯在书房讨论夏家富爸爸的事,我隐约听到他们说夏家富爸爸贪污枉法,坐了很多坏事,说要把这些证据告到法院,要把他绳之以法。秦哥哥,我爸爸不会有事吧?”王敏很担心的问道。

    我已经按了免提音,丁亮也能听见王敏的说话,这个时候丁亮眼神一亮,示意我继续追问下去:“这个我也不好说,你能跟哥哥说说你到底听到是些什么证据么?”

    “我听不太清楚的,好像是一些数字什么的,我怕爸爸发现,也不敢靠太近,后来妈妈叫我有事,就没敢在听了,是有问题么,秦哥哥?”王敏的声调有点提高了。

    我正想问王敏说具体点,突然:“啊,爸爸,您怎么回来了?您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没看到?”王敏惊呼的声音传来。

    我暗道不好,和丁亮迅速的对视了一眼,电话来传来一个深沉的男声,赫然是王副市长,“你们是敏敏的朋友吧,可以方便现在过来家里坐坐么?”很沉稳的声音,仿佛有安抚人心的力量,不愧是一市之长,我心里暗暗敬佩着。

    王副市长都这么说了,我们当然不敢不去,于是我答应了马上就赶去。在路上,我跟丁亮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想到了。

    这次王副市长发现王敏跟我们的谈话,他要么是警告我们置身事外,当作从来没有发生过,要么就是要我们参与进来。

    我们当然是希望选择后者的,毕竟我们手头上也有一些证据了,只是苦于无法拿到确凿的证据。

    没有想到王副市长这次下了这么大的决心要一举告倒夏敬天,这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啊,一市之长也不是吃素的。看来王副市长也是筹谋了很久了,一直隐忍待发,只待此时爆发了。

    如果像王敏说的,王副市长和张一顺的爸爸都打算要告夏敬天了,那手头上一定有可靠的证据,我们很乐意帮上一把,让这个证据更铁证如山。

    到了王敏家,王副市长正坐在客厅等我们,王敏估计让她爸赶到屋里了,没见到人。

    “来了,呵呵,过来坐吧。”王副市长站起身来迎我们。

    我们赶忙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来:“喝什么茶,我这里有铁观音,你们可喝的惯?”王副市长手头已经在摆弄茶具了,看着他娴熟的手法,应该也是懂茶道的人。

    我一向对咖啡和茶都没什么研究,所以客随主便,丁亮也说随意。

    “来,试试我的手艺,喝茶好啊,有益身心健康。”王副市长给我们面前一人放了一杯。我们连忙谢过,让副市长亲自泡茶给我们喝,真是莫大的荣幸,这可绝对不是马屁,我们是真心实意的谢谢。

    “王伯伯,您这泡茶的手艺可比我爸好啊,清幽淡雅的味道,真是香如兰桂,味如甘霖啊。”丁亮不忘玩弄自己的文采,我真是佩服他能出口成章,这么深奥的字也能组成成语,佩服。

    “呵呵,都是你夸的好,我只是爱好喝茶而已,喜欢就多喝一杯。”王副市长又给我们每人倒了一杯。

    “呵呵,王副市长跟我想象中不一样,没有想到这么的慈祥和蔼可亲。”我突然道,“怎么说?你想象中我是一个很凶狠的人么?”王副市长笑呵呵的问道。

    “那倒不是,只是我一直觉得高官就应该是高高在上,难以亲近的,没有想到,呵呵,是我太孤陋寡闻了。”我谦虚的说道。

    “呵呵,你们两个年轻小伙子了不起啊,江山大有人才出,我们老了,该退位让贤了。”王副市长若有所思的说道,“今天找你们来的目的相信你们都知道了,我现在手里掌握了一部分夏市长的犯罪证据,只是这些证据也不是百分之百能确保无误,要想扳倒他,就必须一击即中,不能给他们苟延残喘的机会,你们怎么看这个事。”

    我和丁亮基本上同意王副市长说的话,像夏敬天这种人,如果我们主动出击一次不能击倒,那么下次再找机会就难了,他可是头老狐狸了。

    “你们愿意协助我把这个计划更完善么?”王副市长见我们在沉思,又问。

    “王伯伯,我们是非常愿意跟您一起的,我们手头已经掌握了一些夏敬天的犯罪证据,您看这个电话号码,就是在龙一的办公室找到的,还有孤岛小茅屋的案子,也是与这个电话号码有关,这个号码的主任我街通过一次电话,声音跟夏敬天的一模一样,您可以听听。”

    我把真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的跟王副市长细说了一遍,然后又把两段录音都拿出来放给他听。

    听完录音后,王副市长的眼神一亮,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小伙子,真是了不起啊,有了这个有力的证据,我们何愁告不倒他夏敬天,实话跟你们说吧,我手头也是掌握了很有力的证据的,我拿给你们看。”

    王副市长请我们到书房,然后拿出了一大叠的资料,我们一看,都禁不住吃了一惊。上面是大批的与夏敬天同流合污人的名单,已经他们在哪里见面讨论什么事情,都写的很清楚。

    另外还有夏敬天收受贿赂和利用职权贪污的数据,这里面居然有很多上市公司龙头企业的老总都与之勾连。我仔细翻看了下,居然看到龙华集团的名字,闹到杨董事长也与夏敬天有关系?

    我心里一惊,然后发现上面的一个工程项目是市里筹建的,负责人是现任董事长二股东的名字。原来上次在办公室看到莫秘书和二股东在商量什么事情,就是因为这个,我禁不住有些心寒。

    堂堂一个市长居然屡次收受贿赂,贪赃枉法,与众多公司老总勾结置国家利益人民安危不顾,这样的人渣留着何用。

    可是此事一旦捅出去,龙华集团也算是完了,不仅股票大跌,股东会不满,员工人心惶惶,杨董事长的一生心血也算是付之东流了。

    我不忍看到这些事情的发生,于是只好求王副市长,希望他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暂且撇过,并且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上帝说,在每个人的心里其实都住着一个天使,真是有的时候天使睡着了,这个时候魔鬼就趁虚而入,于是,人也就有了区分:好人和坏人。

    其实这两者之间没有绝对的划分,就好比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我多情,说难听点是**,但女人愿意靠近我,被我的魅力吸引,我也没办法,所以也不能就此把我定义成坏人那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