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42章:同事兼好朋友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2:43:21Ctrl+D 收藏本站

    第42章:同事兼好朋友

    梅娜把玩着手里的咖啡汤匙,半天没有说话。我弄不清她的来意,也没有开口张问。

    “你还好么?”没想到梅娜一开口就是问我好不好,这个善良的女人,哎,我总是辜负女人的心。

    “我还好,你呢?”我也回问道。

    梅娜没有吭声,她突然放下汤匙,然后扭了一会衣角。我看的出她有点局促不安,可到底是什么事情使这个平时一向淡然随性的女人也这么难开口呢?

    “梅娜,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们是朋友,不是么?”我在想,突然脑海里灵光一动,难道跟在医院碰到她们两个有关。

    又沉默了许久,梅娜开口了:“你喜欢莹莹么?”梅娜的话把我弄糊涂了。我喜欢又怎么样呢?不喜欢又如何?当初发生亲密关系的时候不问,这个时候问有什么意义呢?

    “我喜欢你们两个,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又开始打太极拳,我发现自己很擅长这套拳法,耍起来得心应手。

    “只是朋友么?”梅娜听了我的话有些失望。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你不跟我说我怎么帮你解决呢?”真是急死我了,我肚里仿佛有一条蛔虫般痒的难受。

    “没事了,我只是随便问问,过来看看你好不好,我走了。”梅娜突然站起身来,然后看了我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迷惑的坐在那里,想了许久也想不出个头绪,哎,女人都是这么奇怪的。

    我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想这些事情了,白云的事了了后。公司通知我之前提交的户外活动的策划案顺利通过审核,并且还多拨了五万的费用供我们使用。

    张一顺跑过来神秘兮兮的跟我说,据说是杨董事长特批的,五万元就是这么来的。我会心一笑,杨董事长还是支持我的工作的。

    张一顺突然说着就语气低沉了下去,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出来的事情差点把我震倒。

    原来他无意间看到陈素莹下班的时候总是有点奥迪过来接她,他是为这事烦闷着。

    我知道自从上次一起合力擒贼后,张一顺就对陈素莹有了好感,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我跟陈素莹的结合完全是凑巧,我并没有真想过要横刀夺爱的。

    即使陈素莹并不爱张一顺,可能连喜欢都谈不上吧。我想着张一顺的话,陈素莹有男朋友应该是这一段时间的事情,难道,今天梅娜来找我就是为了谈这个事么?

    她到底想说什么呢?是告诉我陈素莹有男朋友了,要我赶紧下手追?还是警告我以后都不要再找陈素莹,不要破坏她的幸福?

    其实我两样都没想过,我承认自己是被陈素莹的身体迷恋着,但我和她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如果说她现在有了男朋友,那我恭喜她,如果没有,我也可以帮她介绍一个,比如眼前这位忧郁男。

    相比较,其实我跟白云的感情还来得深厚得多,想到白云,我叹了一口气,下班了还要熬汤去,丫的,这年头,男人都成了标准的妇男了。

    我终于见到传说中白云的男朋友了,还是在我匆匆忙忙的从菜市场买了一只土鸡打算回白云住处给她煲汤的路上。

    如果说情敌相见分外眼红,我却没有这种感觉。白云的男友高大斯文,戴一个金丝边框眼镜,两人刚从奥迪车上亲昵的互搂着走下来。

    就在这时,我提着一只鸡突兀的出现在两人眼前。我的心情很复杂,虽然已经跻身于白领行当,但在二人面前却突然只想躲避。

    白云率先看到了我,她神色也非常不自然,似乎也跟我想的一样,想躲开。我突然的就起了了歹心,凭什么我要躲,又不是我偷人。

    其实这话说重了,白云又不是我的谁,我也不是她什么人,她当然有交友结婚的权利。只是看着二人亲昵的模样,我就觉得心里不舒服,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

    “哎呀,这不是我们的美女白云么?旁边这位帅哥是谁,怎么不给我介绍一下?”我施施然的提着鸡走上前去亲热的跟她们打招呼。

    前面两人大概是被我的超然形象怔住了,白云则是被吓到了,估计担心我在她男友面前戳她的老底吧,忒小看我了,我是这样的人么?我当然是。

    本来我只打算打个招呼就走人的,但白云显然不想跟我打招呼,拉着她男友就想走人。我伸出手去,跟那个斯文人握手,然后笑着说,“秦天穷,白云的同事兼好朋友”

    白云的高大斯文男友显然有点疑惑,不过还是礼貌的伸出手来:“陈熙,白云的男朋友。”

    我们友好的问好,然后互道再见。白云一直在旁边默不吭声,我突然回过头,朝身后的两人高声喊道:“陈熙,白云的厨艺很棒哦。”然后,不理二人惊诧的目光,我大摇大摆的拎着鸡离去了。

    直到白云家,我还忍不住想笑,估计这个时候两人应该再为我的那句话争辩不休了吧。男人可是很介意自己的女人为别的男人下厨的哦,除非是自己的好朋友。

    白云也有一手的好厨艺,她肯定是经常下厨给他老公和孩子做吃的。相对白云从未谋面的老公,我还是有小小的嫉妒心的。

    跟白云相处这段日子,越发觉得她是一个顾家的好女人。虽然我们出轨了,但不代表她就不好,她对老公的贴心和孩子的细心爱心,我都是历历在目的。

    比如,每天晚上睡前都要跟老公打电话问好,孩子也是天天挂在嘴上。我很矛盾白云的这种心情,其实她的生活是幸福美满的,可为什么她要选择跟我继续交往呢?

    难道白云爱上我了?这个念头把我吓了一大跳。

    白云虽然是个好女人,但我却不爱她,所以我也希望她不要爱上我,我们彼此有需要就找对方,但不打扰对方的生活,不是很好么?

    有了白云可能爱上我这个念知后,我心里就仿佛多了跟鱼刺,老是觉得难受。看着白云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听着她轻快的哼着不知名的小曲,我的心情很沉重。

    本来是我要煲鸡汤给她喝的,可她说自己身体已经很好了,这些天辛苦我了,所以要慰劳我一下,亲自下厨。

    我当然是乐意的,既然白云已经好差不多了,我也功成身退了。所以我打算吃完这顿饭,跟白云说清楚。

    “白云,不要弄了,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我朝正忙着收拾碗筷的白云招手。

    她半疑惑的走过来,坐在我腿上,然后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天,这姿势可真秒,我刚好能看到白云低胸开口休闲服的深凹进去的###以及两团白嫩嫩的肉。

    白云的私密处刚好坐在我的宝贝上,我的宝贝瞬时有了反映。白云仿佛也觉察到了,媚眼流转的捂着嘴哧哧的笑。妖精,真要命,我把该要说的话都忘光了,一把抱起她,往我是走去。

    白云这段日子身体没恢复的时候,我是一下都不敢碰她,也算禁欲长时间了。這一下挑逗可算是火山爆发,熔岩迸射。我们疯狂的索取着对方,我因为明天就要彻底的离开白云,所以更是疯狂的在她身上冲刺着。

    令我奇怪的是,白云跟我一样疯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的激情。我理解为她是长时间没有男人抚慰的结果。

    一夜缠绵,极致天亮才沉沉睡去。一大清早,白云把我拍醒,说该去上班了。然后给了我一张纸条,说上班了才许看。

    我疑惑的看着纸条,她噗哧一笑,然后亲了亲我的脸,催促我赶紧出门。我走的时候回头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神有些忧郁,带着一股失落的表情。

    白云的假期还没有结束,所以她今天不用上班。我很守信,到了办公室以后才想起把那张纸条拿出来,看了以后,我的心情却是久久不能平静。

    白云纸条上说的话深深的震撼了我,她居然主动提出跟我分手,结束我们的交往。她说不能耽误我的前程,公司是严禁跟女下属私会的,特别是男女不正当关系。

    我本来要跟白云说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话,白云都帮我说了出来,并且还丝毫没有怪罪我。所以我内心里不仅对白云深存感激之情,更有一份连我自己都没发现的爱恋在滋长。

    还是温柔的女人比较可爱,相对于陈素莹来说,白云不知道多让人恋爱。杨倩呢,我压根都不想把她当女人看待,有时候其行事风格,比男人还要厉害。

    这不,刚到公司,就见张一顺气冲冲的跑进来,然后大骂杨倩的不是。

    “怎么了,谦谦君子都生气了?看来这把你惹怒的人功底很深啊。”我打趣道。的确,能让张一顺生气的事情很少的,他是我见过脾气最好的男人。

    “还不都是那个杨倩,你说她是不是前世跟我们有仇啊,老揪着我们不放,妈的,真想揍她一顿。”张一顺说的是义愤填膺,就只差没捶胸顿足了。

    我感同身受,在杨倩身上受到的挫折也不少了,还差点赔上自己的性命,所以个中苦楚,我是明白的。

    我拍了拍张一顺的肩膀,安慰道:“很快就过去的。”

    张一顺仍自生气。:我们不久搞个户外活动嘛,又没碍着她什么事,她居然跟董事长提议说这个活动不可取,还说什么那个地方基本不会有人关注,投资了也是浪费公司的资金。”

    原来张一顺说的是这个事,这件事我也有所耳闻,在我照顾白云的这段时间,的确杨倩在不停的找我们这组的麻烦,三番四次的给我们出难题。

    不过,幸运的是,杨董事长好像对杨倩不感冒,她不管怎么折腾,还是维持原样,只是我觉得不解的是,这个事情不是早定下来了么,怎么又拿出来说了?

    看着我疑惑的神情,张一顺解释道:“今天早上,杨倩又跟杨董事长提议说如果要办大型的户外活动,场地很重要,她已经选中了一个场地,而且人手方面她有安排,可以跟我这组一起合办这个活动。”

    原来是这样啊,这次杨倩是见破坏不成,又想过来抢功了。没关系,爷不怕你抢,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你尽管放马过来,我心里暗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