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39章:离别宴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2:43:5Ctrl+D 收藏本站

    第39章:离别宴

    我扶住陈素莹的纤腰,然后用力把她抱上了我的腰间,此时的我们都是一丝不挂。我抓着她的丰满的屁股,然后顺势一挺,天,真紧啊,我差点忍不住沆瀣一气。好不容易吸了口气憋了回去,然后慢慢蠕动了起来。

    将近凌晨,我才昏昏睡去,陈素莹早已昏睡多时,最后一次几乎是在她昏睡中我达到**的,我的所有精力全部都留在了她的体内。

    等我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可是陈素莹不见了。丫的,又跑了?吃干抹净就这么走了。我心里觉得不平衡,通常这个时候不都是男主不想负责任,一走了之了么,我突然有了被人恶意玩耍抛弃的感觉。

    我马上赶到陈素莹家的时候,却意外发现她已经老神在在的坐在自己家沙发上和梅娜说笑着什么事情。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呆在门口半天。

    梅娜发现了我,叫我进来,她心情看起来好了不少,可能是因为看到陈素莹回家的缘故。

    “秦天穷,快进来啊,呆站着干嘛?”梅娜瞋怪的看着我笑道。

    我走了进去,陈素莹看着我,神情很自然,仿佛昨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梅娜大概看出了我的异样,她笑着对陈素莹说:“你不在的日子,秦天穷急得到处找你,可把人家急坏了,你啊,真不懂事。”说完还作势掐了一把陈素莹的胳膊。

    陈素莹还是一脸的平静,即不生气也不高兴,跟观音坐佛一样,圣洁而不可侵犯。

    我有点觉得尴尬,也觉得是时候该离开这里了。于是,我朝梅娜笑笑,然后走进我住的卧室收拾行李去了。

    等我收拾完行李,然后拎着出来时,梅娜吃惊的叫嚷:“你这是干什么啊?”

    我朝她笑了笑:“现在差不多康复了,要上班去了,也不好意思老让你们挤一屋啊,谢谢你们这些天对我的照顾啊。”

    梅娜转过头去看陈素莹,陈素莹神色变了变,但始终没有说什么。

    梅娜于是说道:“明天再走吧,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买菜去,今天晚上给你半个离别宴啊。”看到梅娜兴致这么高昂,我也不好意思再拒绝了。

    “这……”看着陈素莹好像不是很欢迎我,我有点犹豫。

    “这什么这,就这么说定了,莹莹,我们买菜去。”说完拉着陈素莹就往门外冲去。

    晚餐很丰盛,我来这里这么久吃过的最奢侈的一次,其实平时两个女人都很少做饭,多半叫外卖,就是我来了后才开始征战厨房的。

    梅娜天生的厨神,煮的饭菜很合我口味。可能是想到离别在即,她心情有点失落,开了一瓶红酒还买了很多的灌装啤酒,我们喝的很尽兴。连陈素莹也开始放开了,直嚷着要跟我碰杯。

    分不清喝了多久,直到我们三人都醉得倒成一堆的时候,彼此的意识都有点模糊了,我又开始觉得浑身燥热不堪,直想脱衣服。

    第二天我直接去上了班,梅娜说行李我下班了之后去拿都可以。

    本来是没有精神去上班的,毕竟一夜苦战的惨痛代价就是走路都两腿直打颤,走路轻飘飘的,反观两女,确是神清气爽,仿佛吃了仙丹一般越发美丽冻人,都说女人是需要性的呵护,说的真没错啊,我感叹着。

    突然前面围了一群人,这条路是去我上班的途中,出什么事了?我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白发的老人家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年轻娇艳的女人,并且手里的咖啡不小心洒到了女人漂亮昂贵的裙子上,所以在拉着老人纠缠不休。

    老人家长的慈眉善目,一看就是个不会吵架的主,年轻女人气焰很高涨,一声比一声高,丝毫没有看在老人家的年纪都可以做她爸的份上有所收敛。本来美女是用来怜惜的,可不凑巧,我最讨厌这类以少欺老的主。

    在场的人都看到,老人明明都已经道歉过了,可年轻女人还是缠着不放。

    我家里的叔爷从小把我抚养长大,我可是把老人排在第一位的。

    我义不容辞的冲过去,一把抓住年轻女人在老人面前指指点点的芊芊玉手,然后微微一笑,说道:“这位小姐想对我叔叔做什么啊?可不要仗着自己年轻就欺负老人家呀,你家里也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你这样对待这位老人家,她们知道了心里会有什么想法呢。”

    我停顿了一下,接着说:“这位老人家刚刚已经跟你道过歉,你却得理不饶人,你学校老师怎么教你的?不懂得敬老尊贤么?”说道后来,我的语气已经有些严厉。

    大概女青年是被我的正义鼎然给感染了,亦或是被我180cm的个子震住了,最后挣脱我的手,一句话不吭的灰溜溜的离去了。

    我转过头来看老人家,本以为他会说感谢我之类的话,可他只是看了看我,然后笑了笑,就静悄悄的离开了。真是个奇怪的老人,我不禁摇头道。

    走到公司门口,就看到白云焦急的在四处张望。我走过去,她一看见我,我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她就突然冲过来,没把我吓一跳。

    她神色慌张的四处张望了一会后,说道:“你要小心杨总监,她会对你不利,上次你帮杨总经理的事情整个公司都知道了,你这会上去,估计杨总监得找你麻烦,你小心啊。”说完,又匆匆的离去。

    我不禁有点感动,这是个有家有老公又孩子的女人,冒着被公司领导发现丢掉饭碗的危险,却还能这个时候站出来给我善意的建议和帮助,能得一知己,死而无憾也。

    我早知道杨倩知道我帮杨微的事情,也知道上次的枪杀案肯定是她指使的。不过,这一关始终是要面对的,既然一次没有杀死我,我就不怕她会来第二次,而且我相信,坏人终会遭报应的。

    我大步走进办公室,沿途很多同事诧异而奇怪的眼神不住向我打量。不过已经没有几个人过来跟我主动含笑打招呼了,连一向跟我投缘的余静也悄悄的在角落里注视我。

    难道这就是兔死狗烹的场面?别说我还没到那个程度,就是真到了,难道我就会害他们么?这么明显的疏离我的举动,让我的自尊心大受打击。

    我回到办公室,突然感觉世态炎凉,正感叹着,突然发现了陌生女人的来信。

    已经很久没有跟化身陌生女人的杨倩通信了,因为已经明知对方身份,还这样暧昧不明的来往着,彼此也尴尬。我个性洒脱惯了,既然杨倩还想继续下去,我就乐意奉陪。

    “你最近好么?听说你受了点伤害,现在身体复原了么?”听说?仔细嚼味着这几个字眼,我禁不住冷笑出声。

    “呵呵你真神通广大啊,我的一点小事情你都知道了,看来你安插在我身边的眼线可不少啊。”我故意带讽刺意味的开了一个玩笑。

    “你可以不要这么说话么?我是真的关心你。”

    “关心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我之所以这样,不也是拜你所赐?”

    良久,对方没有回我信息,我知道她一定在进行天人大战,在内心做着剧烈的斗争,我不急,很有耐心的慢慢等着她主动跟我坦白点什么。

    “秦天穷,你明明知道……知道我是喜欢你的,你还这么跟我说话,你不怕伤了我的心么?”杨倩这是在跟我表白么?我何德何能,我又开始冷笑。

    “我高攀不上,像这样的喜欢以后还是不要了,越少越好,我没那个命来享受。”我很果断的句句带刺,狠狠的击中杨倩的心脉。

    “你,你好狠。”对方也开始凶起来。

    “没你狠。”我也凶回去。

    “你是打定主意要跟我作对么?现在整个公司上下都知道你帮杨微来对付我的事情了,你觉得你还能再公司立足么?”杨倩果然马上恢复她的本性了,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我又开始冷笑。

    “尽管放马过来,死都怕了,生又何惧?”我太佩服自己了,说起话来一茬一茬的,杨倩肯定郁闷死了。

    “你,你执意这么做么?”杨倩还不死心。

    “是的,我不会向你屈服的。”我回答的斩钉截铁。

    良久,终于是没有回信息过来了,看着黑漆漆的屏幕,我不禁有些小小的失落。我并没有为自己以后的事业担心,我只是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一种什么感觉,到底对杨倩是恨多点?还是赌气多点?

    这厢杨倩的事情才作罢,杨微派人来通知我去她办公室一趟。这个是我很乐意做的事情,能看到杨微是我求之不得的。于是,我兴冲冲的去了。

    “你来了,请坐!”我敲了下门,然后走进去坐下来。

    每次见杨微都有一种不同的感觉,这次见她,仿佛更成熟了点,洁白的脸庞稍微圆润了,利落的短发很柔软服帖的被挠在耳后,显出白净晶莹的耳垂来,她看起来时如此的高贵不可侵犯,我有一种挫败的感觉。

    “秦天穷,身体好些了么?一直想去看你,最近事情太忙了,后来听说你出院了。”杨微的笑容非常公式化,客气而疏远,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没什么,我早已经好了。”杨微明明去医院看过我,为什么要否认呢?她在担心什么呢?我心里充满疑问。

    “哦,那就好,我这次找你来是商量给你提升市场部总监的决议,前几天,我们开会讨论了这个议案,已经差不多通过。”杨微顿了顿,然后接着说,“董事长已经康复出院,今天就回来上班,到时候就可以正式公布了”。

    我一时半会还在消化这个突来的信息,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一下就被提升为市场部总监了,从主任到总监可是一个不小的跨越啊,我内心非常的激动。

    男人一般都是又无尚的权力和金钱以及美女**的,若说一个男人连这些都没有,那就不是真男人了。而我,可是地地道道的真男人啊。

    所以我同样的对杨微的这个提议激动,等我做了总监,外头那帮人还会这么不冷不热的在背后议论我的是非么?而且做了总监几乎就是跟杨倩平起平坐了。想到这点,我就禁不住热血沸腾起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