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21章:比着压价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2:41:28Ctrl+D 收藏本站

    第21章:比着压价

    我轻轻走过去,杨倩俯在办公桌上睡得正熟,嘴角还挂着微微的笑意,看来肯定是好梦了,我正奇怪女孩子睡觉怎么跟男人不一样,不流口水也不打呼噜,这个时候杨倩动了一下,我赶忙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回到办公桌前坐下,上司睡觉被下属撞见也是比较尴尬的事情吧,我还是得为人家女孩子考虑。

    杨倩来到我身边的时候,我的心还在激烈的砰砰跳个不停,呼吸都没调匀,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我看见了她睡觉的样子,她经过我身边时突然顿了一下,然后瞄了瞄我桌上的资料,说了句:“吃饭吧,吃完饭继续做事。”然后推开门出去了。

    总算是说了句人话,不枉我替你考虑这么多。我大大的呼吸了一把空气,空气里还残留着杨倩走后的淡淡余香,害我打了个喷嚏。就是这个喷嚏让我突然想起,下午要和小漫一起接她弟弟出院。

    快到时间了,这个时候我是顾不上吃饭的事了,肚子也很配合的不再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我前思后想,左思右想,最后还是想不出什么有力的理由可以向杨倩说的。

    就在这个时候,杨倩回来了,丫的,吃个饭怎么这么快,不是说女人化妆和就餐是要花费最长时间的么?我理由都还没想好,呆呆的看着杨倩走尽,绞尽脑汁的拼命在脑海里搜索可以用的词句。

    “怎么了?”杨倩大概看出了我的不对劲,主动问道。

    “是这样的,杨总监,我家里出了点事,必须马上回家一趟,我争取一办完就尽快回来,就请三个小时假,您看可以么?”我几乎是苦苦的哀求了,相信这个时候我的眼神绝对是楚楚动人,就希望能用这个眼神打动丫的。

    “二个小时后回来继续做事。”丫的真会压价,我出三,她就压到二,早知道出六了,今天下午都不用来上班了,我在心里暗暗骂道。不过说归说,我还是连忙道谢,然后收拾了下,马不停蹄的往外跑。

    赶到医院的时候,小漫已经办好出院手续跟小浪一起坐在病房等我了,我顾不上擦汗的功夫,赶忙嘘寒问暖了一阵,彻底的发扬未来姐夫的身份,把这个未来舅子照顾好了。虽然我心里还从来都没有把张小漫当老婆看待过。

    三人加上一乘行李打的士车来到出租屋前,把东西搬上楼后,我连走路的劲都没了,两个腿软的直打颤,小漫看出了我的异样,连忙扶我到一边休息,然后问我是不是没吃饭,我赶紧点了点头,小漫听到突然就笑了,然后跑到厨房去给我下面。

    丫的,我饿成这样,她还笑得这么灿烂,都说女人是善变的,果然没错。不一会,一碗香喷喷的面条端了出来,上面还放了两个荷包蛋,我眼睛都亮了,拿过筷子就开吃起来。小漫坐在我身旁,温柔的看着我吃,还不停的给我递水和纸巾。小浪身体还虚弱,先回房去休息了。

    我狼吞虎咽的吃完了,把碗一丢,然后跟小漫说我只请了二个小时假,要去上班了。小漫听了又笑了,然后突然亲了亲我,嘱咐我晚上早点回来吃饭。我还是不解她为何笑,但没心情纠结这个了,赶忙往公司赶去。

    离二个小时差二分钟我推开了总监办公室的门,坐到了总监助理的座位上,那一刻我真有一种特别庄严的感觉,从没为自己这么自豪过。我太守信用了,在杨倩面前好像有种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感觉。

    杨倩并没有看我一眼,这个从我在座位上坐下前偷瞄了她一眼得到的结果。我也很有骨气的不再偷瞄她,坐下来开始上午未完的工作。

    期间有几批人进来找杨倩签字和请示一些工作事项,我有时候也注意听了会,渐渐我发现杨倩是一个很果断的女人,在对下属下达指令时很快速决断,毫不拖泥带水,这点比较像个男人的作风。

    而且她说话很有条理,逻辑性很强,也难怪大家都说她难以接近,面对一个很理性且逻辑思维很严密的上司,估计做下属的都会有压迫感。然后我又很奇怪她这样的女人怎么会跟满肚肥肠的笑面虎王经理勾搭在一起?

    快到下班的时候,杨倩突然提前走了,她没跟我这个总监助理交待去哪里,直接就出去了。我郁闷了好一阵,总监去哪里不是都应该跟助理交待的么?助理也好跟催上司的动态啊。看来我这个助理在这里真的是可有可无,起不了任何作用。

    不过对于她的离开我是高兴的,工作没有做完也影响不了我高兴的心情,我突然笑了,也说不清原因。直到下班,杨倩都没有回来,我不管这些,想起小漫在我出门前的温声细语让我早点回去吃饭的话,我赶忙收拾了一下,打卡下班去也。

    在公交车上的时候,陌生女人又来短信了,每次都是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她好像算准了我这个时候一定无聊一样。

    “很烦,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陌生女人今天心情应该不好。

    “烦什么呢?说来听听。”我很擅长安慰人的。

    “一个新来的同事得罪了我,我在想要不要整整他。”

    “他怎么得罪你了?”我不觉为那个未谋面的某某感到悲哀,男人一旦被女人盯上,那肯定是跑不了,就像我自己。

    “他……非礼了我。”许久,发过来这么几个字。丫的,这男同事也忒大胆了点,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居然对自己的女同事下手,真是社会败类,人渣。

    “一定不能放过他,狠狠的往死里整,你没有事吧?”我手指如飞的把信息发过去。太激动了。靠。

    “我没事,行,我听你的。”

    我正想回信息安慰她几句,手机响了,我还以为是她终于忍不住打过来了,谁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来电,我接起。

    “秦天穷?”很清脆悦耳的声音,听着真舒服啊。等等,好像是杨倩的声音,这个声音今天折磨了自己一天了,这会通过电话传过来,怎么会好听呢。

    “我是,你是?”我还需要确定下。

    “你下班了?工作完成了么?”杨倩说话还真是言简意赅,不多带一个标点符号。

    “那个,数据太多了,一时整理不完,我打算明天继续做……”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你现在回去,必须在明天上班前把2010年前的数据整理出来,我一上班就需要。”杨倩的语气还是冷冰冰的。

    “现在?现在都下班了,我都快到家了,你让我现在回去……”我的话又再一次被打断。

    “你马上回去办公室,必须完成2010年前的数据摘录。”说完,不等我回话,她居然挂线了。我仍自握着电话会不过神。我把杨倩的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真他妈不想做了,有这样一个没人性的女上司真是我的悲哀,小漫还等我回去吃饭呢,头痛,不知道怎么跟小漫说。

    我硬起头皮打通了家里的电话,跟小漫细说了这些情况,小漫听了没生气,反而安慰我一定要记得吃晚饭,吃过饭再去加班,不要累坏了身子,做完就回家她会等我之类。

    我真感动啊,相对杨倩,小漫就是天使,是拯救我于水火的天使,我握着电话死命的亲了小漫好几口,那声音大的连前面的司机师傅都转过头来,我不好意思的赶忙在小漫银铃般的笑声中挂断了电话。

    空无一人的办公楼里,偌大的一间办公室,就剩下我一个人在奋笔疾书,我黄牛般劳作的身影打在窗户上,还真是一幅艺术作品般养眼,自我陶醉了一翻,赶忙核对,争取能在凌晨前回家搂着小漫温软的身子睡觉。

    人算不如天算,第二天还是杨倩把我叫醒的,我睡眼惺忪的望着面前站立的佳人,有一刹那间的迷茫,这是真的么?正在对我巧笑倩兮的女人,我慢慢伸出手去想触摸下,就在这个时候:“秦天穷,你怎么睡在办公室?”

    “我睡着了?我怎么会睡着了?”记忆中我对完最后一个数据,准备回家,然后一站起来,腿没站稳,腾的又坐下去了,最后就没再站起来。汗滴滴,太累了,居然就这样睡着了。小漫肯定等得着急了,为了快点完成工作,我把手机都调了静音,估计电话都被打爆了。这个时候我可不敢去拿手机来看,面前站着一个女煞呢。

    “快去洗漱下,待会带上你整理的数据,去会议室开会。”杨倩说完这些话踩着高跟鞋走了。

    我赶紧掏出手机一看,天,居然二十几个未接来电,点开一看,都是家里的电话,肯定是小漫打的,我太大意了,让小漫为我担心了一整个晚上,我赶忙按了回拨键拨过去,才响了一声,电话就被接了。我喂了一下,小漫带点哭泣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你去哪了?我打你电话也不接,担心死我了,你怎么不接电话啊。”张小漫哭着说。

    “小漫,我工作时把手机调静音了,对不起,后来不小心睡着了,害你担心了,对不起啊。”我感到很愧疚,特别是听到小漫的哭声,心里对杨倩的怨气更深了。

    “我担心了一整晚,都没有合过眼,就想着你来电话我怕没接到,秦,你以后去哪里都要给电话我,我打电话你一定要接,不然我都不理你了。”张小漫是真的爱自己,从来没见过她这样焦急的语气说话。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一想到她在那边看不见,赶忙又应了声。

    挂了电话后,我来到洗手间,开始把自己从头到脚整理一遍。就在这个时候余静和几个同事进来了,他一看到我,就立刻贴了过来,神秘兮兮的跟我说,待会开会可要小心点,说不定是批判大会,每次开会杨倩都要削一批人的。

    我很感谢余静的提醒,不过我已经都这样了,估计走也是迟早的事,所以也就不那么在乎了。

    会议室坐了不下二十来人,很多同事我都没见到过,其实我来公司也才五天,不过感觉好像过了五个月那么久,时间过得太慢了。我见到杨倩,赶忙把手头的资料重新审视下,然后感觉无误了才递到她面前。

评论列表: